沙雕您鹤,在线犯病

在关重禁闭的边缘来回蹦跳(。)

脑补片段

  混合同人注意。撕/逼片段

  他感到有东西缠住了自己脖子。

  缠住脖子的不是蛇,而是长发少年那粗壮的手臂。藤田想着:少年并没有过分紧密的缠着自己脖子,现在这个程度是他可以接受的。他转头,看见少年脸上莫名的洋溢着期待和兴奋。少年又在想什么?是等一会怎么安排布置会场?他难道心里生出来什么主意了吗?藤田不免有些期待。

  “哎,夏执,你下手没个轻重,可不要把人家勒疼了。”坐在自己旁边的金源打趣。

  夏执是少年的名字。从他的处世方法来看,执这个字也的确挺符合他的。

  “老师放心!我可舍不得下重手。”夏执笑嘻嘻的回答。他扫了一眼室内,故意把目光放在了沙威身上:“沙威最近你脸色不太好啊,是不是有点感冒啊?”

  是在想针对沙威主动出击吗?藤田有点搞不懂少年。按自己的性格,如果不喜欢某个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主动去搭理那人的。可他却……这是反其道而行之吗?

  “接到这样的任务,只有傻瓜脸色会好。”沙威不满的回了一句。他乜了两人一眼“呵,两个人总算是凑到一起去了!这下子,你们俩都高兴了!”他板着脸将一字一句吐出。

  藤田心里一颠。少年却像根本听不见他话里有话一样:“是啊,这样优秀的人能愿意和我相处、聊天,我的确很高兴。”他低头看着藤田:“我只是不知道,藤田是不是和我一样高兴罢了。”

  “夏执君,你这样说……我们会长有些担不起啊。”岛村担心沙威和他起冲突,于是提醒道。夏执摇摇头,他不同意岛村的说法:“难道,中归联会让平庸无能的人担任会长吗?我看,不见得吧!”

  “哼!”沙威觉得眼前的少年不可理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你耳朵听不清楚吗?我说藤田很优秀,有毛病吗?”少年还想说些什么,被藤田制止了:“别这样,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呢。”

  他对上了沙威的目光:“您对我有意见。我清楚地知道您为什么厌恶我,但是……”

  “但是什么?又是那套说辞!哼,你骗别人去吧!只有傻瓜和烂好心的人才会上当,我才不信呢!”

  藤田反驳:“我看,你可能也属于傻瓜中的一员吧。如果我是骗子,那我为什么不反水从而为自己取得利益呢?为什么投入那么多精力到反战运动中去呢?”

  “鬼才知道!你难道会真心实意的做什么好事吗?”

  “沙威!你觉得自己有资格以这样的态度指责藤田吗?难道说,他曾经犯过罪,就不可以因为自己的谢罪而被别人称赞了吗?”金源十分生气的质问沙威。

  “金源阁下,您难道不觉得他的变化太大了不对劲吗?这种人天生危险,不能不为了自己安全而提防着他们啊。”沙威把自己的理解说了出来。

  坐在旁边沙发上的孙明斋发话了:“你这样胡乱猜测别人,不觉得很失礼吗?我想——”沉稳的话语一出,大家都安静了许多。就连夏执也收敛了自己自己的表情,等着他要说点什么解围“藤田并不是那种危险的人,至少他不会拿言语作为武器来这样践踏别人的心。”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