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您鹤,在线犯病

在关重禁闭的边缘来回蹦跳(。)

自戏。

听到开门声慢慢坐起身。来人用一种说不清楚的眼神打量自己,自己也沉默着不开口。昨天发生的事太超过自己的预料了,当这个人把自己按在墙上冲自己吼叫时自己脑子一片空白仿佛什么想法都被抹去,什么念想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儿?他明明发誓永远追随那位神明,如今却出现了动摇?或者说,他……发现了条新路?
脑子里一片混乱。
那个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他望着那人想说话但什么也说不出。
「我能相信您吗?」连称呼也变了
「可以啊」那个人笑了笑,向自己伸出了手。
他向自己伸出了手。
立即毫不犹豫的紧紧的抓住了手,眼泪夺眶而出。

评论

热度(1)